货源详情

坐牢是怎样一种体验?

坐牢是怎样一种体验?

坐牢是怎样一种体验?


坐牢是怎样一种体验?

截选收藏
刚才看到有问题说被捅了为什么不啊啊啊啊 看到有答主坐过牢 想知道坐牢是怎样的体验, 真的会像监狱风云里一样吗
 
匿名用户
想了想,还是来答一下吧。
算下来,我被放出来也有十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可能会写得比较乱,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你们对里面的世界很好奇吧?
其实
里面的世界,和学校,社会,本质是一样的。

我比较奇葩,是从学校直接被扔进监狱的。当然,谁都有年少冲动的时候,只要承担后果就行。
省重点中学哦。
提审的时候听检查官说,我可把学校的领导给害惨了。呵呵,对那几个校领导么,我表示不同情。反正我那事儿闹得挺大,以至于有个记者来采访我。虽然那时我已经成年,不过报纸上还是用了化名。感激不尽。
后来他们给我做了个精神病鉴定,报告下来说我是心因性抑郁,有部分行为能力。皆大欢喜,校领导和更高级的教育局能推脱一部分责任,我也能少判几年。
做那鉴定的情形我现在记忆犹新,你们想知道的话,我再来细说。
扯远了。

后来判决书下来,有期徒刑3年,于是开始改造之路。

现在里面的情况我不清楚,毕竟十几年过去了,我只说我那时监狱里面的样子。监狱重型犯和短邢犯是分开关押的,一般以十年为界。所以像肖申克的救赎里面汤米跑到安迪的监狱服刑的情况很少见。

说下减刑。
只要不是特别作死,一般都能减刑,除非你的刑期特别短。5年以上刑期还有机会获得两次减刑。一般一次减1年。我被减了7个月,主要是我能递交减刑申请的时候,余刑已经不多了。貌似犯人减刑跟分管狱警的绩效是挂钩的,所以到了一定时间,你的分管狱警会提醒你可以写减刑申请了。
我一共经历过三个分管狱警,前两个不提了,最后一个陈姓的警官是个非常尽职,非常正直的警官,但他好像在狱警内部受到排挤。
在此向你表示敬意。
你是个好警察。

说下干活的情况。
既然是劳动改造,劳动是少不了的了。监狱的工作部分有点像一家工厂,有服装厂,电子厂,等等。据说以前还有种田养猪种茶什么的,但是脱逃率太高,后来就统统收进高墙里了。

有一些非常奇葩的工厂,比如印钞票。
你一定觉得不稀奇对吧?
呵呵,图样。
印的是死人钞票,也就是用来折元宝烧给祖宗的那种锡纸。
在那车间干活的都是一些年老体弱的老年犯,我们经常开玩笑这帮老不死哪天下去了,一定都是土豪,会印钞票。

我干活的是一个电子车间,加工一种钟表上的零件。工作强度不算大,每天6点半起床7点出工,干到下午一两点就歇了。那么多时间没事干,我就叫家里给我多多寄书,很多读书的时候没空看的书,比如四大名著金庸全集什么的,现在有时间来回看好几遍的。

刚进去的时候,免不了还是会受点欺负,当然了,程度都不大,也就是多打扫点卫生什么的。至于老犯人**新犯人的事,反正我是没听说过。牢头狱霸更是没有的了。话说回来,你在社会上,到了一个新单位,作为新人也免不了受点欺负的。狱警们大都肥头大耳,因为工作实在太悠闲,每天出工数数几个人头,回来清点一下就算完事。冬天晒太阳,夏天躲空调,上班打瞌睡。特别是几个年纪大点的,眼看着爬不上去,也就每天混吃等死。我不知道是他们天生就这样子呢,还是监狱把他们也给改造了。我估计应该是后者。因为几个新来的年轻狱警看上去稍微像样点儿,不那么颓废。
狱警跟犯人的关系,怎么说呢?井水不犯河水吧。你吃你的官司他上他的班,你不要给他惹麻烦,他也懒得理你。
说心里话,我对那帮狱警,打心眼里是有点瞧不起的。甚至感觉他们还不如我们。我现在很惨,但是我早晚有刑满释放那一天,在劳改犯的内心深处,其实都是充满希望的。总有一天,我能看见重获自由那天的太阳。那意味着新生,意味着一切美好的希望。可这帮狱警嘛,嘿嘿,反正我在他们的身上没闻到啥积极向上的气味。三十岁能看见自己六十岁的模样。他们的工作,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打五折的,有工资的无期徒刑呢?

狱警好像也会定期考试的,每次考试他们都如临大敌。特别是几个年纪大的。我呢,由于年纪小,又是直接从高中进的监狱,老师教的没有全忘光,于是这帮狱警就会找我帮他们写几篇考试时有可能遇到的作文题。每回写作文,我就能脱产一段时间。是不是有点像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安迪?不同的是,我宁愿去干活。很多议论文都需要结合时事,监狱里消息闭塞,连911都不知道,叫我怎么写?随便凑满800字交上去拉倒。后来,有个老乡刑满释放前送我一个收音机,才终于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了。可惜好景不长,被不定期的抄监抄出来,没收了。不过没过多久我又搞来一个,这是后话。

下回有时间说说狱友间的关系,以及似有似无的基情。

接着写。

我认为世上的基佬分两种:一种是天生的,投胎的时候,一个女人的灵魂错投进了一个男人的身体;另一种本来是直男,但被特定的环境影响而变成了基佬。

监狱就是一个很容易把你掰弯的地方。

十几年前的基文化远没有现在发达,对***的理解和包容也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还有男人爱上男人这种事。但是,上面我说的那些个仿佛什么都懒得管的狱警,对这方面似乎非常忌讳。我刚进去那会儿正好是冬天,同监房里有两个人是睡一个被窝的,我原以为是他们怕冷,但是到了大热天他们还是会挤一张床。监狱的床很窄,一个人睡刚刚好,两个大男人挤一块儿,可想而知。于是,我知道世界上还真有这么一种恋人。
我自己不是基佬,但一直以来我对基佬没有任何歧视,也支持开放同性婚姻。就是因为,在我眼里
我感觉他们是真爱。

在那种压抑,黑暗,似乎没有尽头的环境下,有一个亲近的伙伴,朋友,知己,或者叫恋人,是非常非常非常难得的。


而且,我亲身体会,长时间没有异性,你的注意力自然而然会转移你身边的同性身上去的,很神奇。

当然,这种情绪会随着回归社会很快消失。

和我最要好的是一个鸡头,比我大七八岁,算下来,他二十五六岁就开始拉皮条了,在鸡头界里算是少有的少壮派。出来后听说他在开出租,不知会不会重操旧业,哈哈。
鸡头长得挺帅,要知道,在里面都是和尚头,颜值高低一目了然。监狱里大都是抠脚大汉,我俩算是少有的小清新,都是球迷,都喜欢周杰伦,气味相投,于是没事我就往他那儿跑。鸡头的工作是机修,平时比我清闲,手也巧,会帮我做一些小玩意,蚊香盒子衣架西瓜刀(这玩意违禁)什么的,家里寄来什么好吃的也会和我分享,休息的时候一起下军旗斗地主吹牛皮。
当然,我们没好到睡一张床的地步。不过这大概跟我的刑期不长有关系,掐头去尾,我一共在监狱里呆了两年出头一点,如果我们相处得再久一点,会不会也睡到一起呢?这是个问题。
我刑满释放后的第一个春节接到了鸡头在里面打给我的电话。劳改犯打电话回家的机会可不多,我在里面一共也只给家里打了三个电话。电话里,鸡头说我寄给他们的东西收到了(我出狱前他们叫我出来后寄几张CD过去,我在邮包里写了我的手机号),他们都挺好。

我永远记得我出狱那天早上,鸡头送了一件大衣给我,又帮我把围巾系好,对我说:
出去了,可要好好的啊。


有时候,真挺想他们的。

嘿,鸡头。你过得好吗?

有空再写。

评论里果然有人对精神鉴定感兴趣,这回详细说说这事。

首先申明,关于这次鉴定,我只描述我所经历的,以及一些主观上的猜测,有些不一定是事实。

前面说过,我这案子发生在省重点中学的校园里,可以想象当时班主任,教导主任,校长们焦头烂额的样子。他们一方面因为我而受到更高级领导的问责,仕途受阻年终奖不保,当然是恨死我了。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教育为主治病救人的姿态,说一些希望对我从轻发落的言论。真是绝妙的讽刺。关于我与班主任和校长的恩怨,跟题主的提问无关,此处略去。
此时不知哪位高人想出一个主意,给我做个精神病鉴定。如果能证明我精神不正常,那他们多少能推卸掉点责任。我也能大大缩短刑期。于是,我的律师提出精神鉴定申请。

一个精神病人能考上省重点中学,我也是醉了。

诸位看官,你们感觉我是个正常人吗?

从我后来的了解来看,这个精神病鉴定似乎是法律的一个后门。如果鉴定结果是你无责任能力,那你就算**放火也拿你没辙。有不少比我有钱有势有背景有能量的人似乎也试图走这个后门来逃避或者减轻刑罚。但就我见到的,只有我成功了。仅靠我家庭的活动能力要办成这件事简直是痴人说梦。这就不能不怀疑有高层的授意。

在这里我并没有任何藐视法医或者法官的意思,毕竟在整件事中我也是受益者。后来的那纸鉴定报告让我至少在监狱里少呆两年。你说我没心没肺也罢,说我得了便宜还卖乖也罢,反正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我只是从我的角度描述事情的经过而已。
毕竟,不管你怎么想,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子。

那是在开庭前的一个星期天,我躺在看守所的铺板上无所事事。一般来说星期天不会有检察官提审,也没有律师会见。但是那天例外,只听见铁门突然被打开,看守把我叫出去,戴上**,对我说:提审。
提审室的布局很简单,里面有一个可以上锁的座位,外面有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里外由一张结实的钢管网隔开。检察官和律师就在这里和罪犯见面(严格来说,现在还不能叫罪犯,因为在法院判决以前,你还只是犯罪嫌疑人)。铁管网的对面坐着两男两女四个中年人。
印象中他们似乎都戴着厚厚的眼镜,但我还是能从他们脸上看出明显的不耐烦和厌恶。他们核对了我的姓名之后,告诉我他们是法医。
律师早就告诉过我会有这个鉴定,我也知道这份鉴定结果会对我的判决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同监房的狱友甚至建议我直接装疯卖傻好了。呵呵,你特么不但侮辱我的人格,你还侮辱我的智商。在法医面前卖萌,你当法医是吃屎的?
后来发现其实根本不用我装傻,那几个法医有办法把我弄傻。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对我进行了某种催眠。他们开始问我一些问题,慢慢的,这些问题变得非常尖锐,我的辩解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们能看清我所有的弱点。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些阴暗的角落,当这些角落被别人用最直接的语言毫不留情地揭露出来的时候,人的本能反应是想办法让对方闭嘴。我开始失控,愤怒,不顾一切破口大骂,如果没有那张网挡着,我想我会冲过去。
到最后,彻底崩溃了,浑身开始发抖,嚎啕大哭起来。
真是很难用语言描述那种感觉,一种彻底的无助,当时的我能做的,只有哭泣。

他们坐在对面面无表情地盯着我,不再说话。然后,起身离开。

他们的身影离开我视野的一刹那,我好像做恶梦醒过来一样,那种愤怒,无助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我缓缓站起身来,背过身,等着看守把我带回监房。

据说,如果有人在你背后盯着你,你会产生一种不安全感。这是远古时期人类躲避掠食者而进化出的一种本能。当时我就感觉有点不自在,猛然一回头,发现其中一个男法医在窗外看着我。

那是一种坚毅,平静,似乎能穿透一切的目光,透过他厚厚的镜片照在我身上。也许当时只剩他一个人了吧,我鼓起勇气,也盯着他。

最后他的眼神里透出一丝无奈,摇了摇头,走了。



这几天厂里很忙,实在没时间写太多,手机码字不容易,慢慢写吧。至于评论里的各种问题,我会抽时间一一回答,如果我不回答,就是不方便回答了,理解一下哈。



评论区鸡头人气爆表,我再补充一些吧。

鸡头的刑期比我长,好像是7年还是6年半。他比我早进去半年,算上减刑,我出来后两年他才出来。我们起先一直有联系,但是由于相隔比较远,刚开始又各自忙于生计,一直没机会去看看他。后来有一次过年我打电话给他,发现已是空号。从此再无音讯。

祝你好运,我的好兄弟。

希望你过得比我好。



嗯,还是来说说监狱内部的情况吧。

我刚进去那会儿,有个老乡对我说:在劳改队,记住九个字。
吃的饱,穿的暖,别惹事。

另外还告诉我,有什么事想不通的时候,想想自己在坐牢,就什么都想通了。

那真是相当精辟。


评论区有人问坐牢要不要花钱。
坐牢不用花钱,但坐牢可以花钱。

先说吃,每个监狱条件不同,有的吃得好有的吃得差,但每个星期吃两顿肉是有保障的,有时候吃鱼。管饱。

劳改队有专用的囚服,但并不强制你穿。每天都有人刑满释放,人释放了总要穿身新衣服,没人会把里面的衣服穿回去的。因此就算你再穷,穿囚服和别人不要的衣服,也冻不死了。因此穿也不是问题。

每个犯人都有一个账号,家属可以往里面打钱,你可以用来买东西。可买的东西就那几样,球鞋毛巾袜子牙膏牙刷之类。
当然还有肥皂。(不许笑)
对了还有大宝,就是那个要想皮肤好早晚用的大宝,我一直纳闷为啥会卖这玩意。
后来监狱里开始有了苏果超市,这超市我要狠狠吐槽。
要说开了超市物质大大丰富是好事,但这超市相当坑爹,首先,是卖假货。
进入超市,墙上硕大10个大字:苏果无假货,件件请放心。
我们一致的看法是:苏果全假货,件件不放心。
当然,说他卖的全是假货未免有点冤枉。凭良心讲,还是有真货的。不知道劳改犯受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至于超市卖假的原因出在苏果身上还是监狱身上,只有天知道了。
还有就是,这破逼超市还卖洗发水,飘柔,就是这样自信。不用我说,也是假货。卧槽,你说你几个意思?

劳改犯也是有工资的,我们那会儿是每人每月7块钱。(也不知道这钱叫不叫工资,唉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每个月你账上会多7块钱就是了)劳改犯身上严禁携带现金,但是,机智的犯人家属总有办法把钞票弄进来,比如家里寄来一斤大白兔奶糖,那么里面总有几颗包着红色的100元,亦或是金龙鱼食用油的盖子里,或者缝在衣服夹层里,反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些小把戏狱警当然不会不知道,但他们一般都睁只眼闭只眼。原因下面会讲。

你也许会问我,犯人要现金来干什么?还能干什么?买东西啊。买什么东西呢?十有**是烟。

至于怎样用钱买到烟,去看看肖申克的救赎你就知道了,跟电影里差不多。当然,除了烟,钱还能买到其他东西,比如收音机和《足球报》。总之,有钱你就是爷,这个道理全宇宙都一样。

原则上,监狱是不允许犯人抽烟的,但是这条规定并没有被很好地执行,只要你不公开抽就行。这方面狱警就比较人性化了,比如犯人到了上厕所的时间,厕所里腾云驾雾,狱警就会躲得远远的。其实狱警要是真下决心取缔也并不难,但是犯人集体犯起烟瘾来,也不利于管理。很多狱警本身也是老烟枪,深知有烟无火的苦,于是就形成了一种默契。

我不抽烟,但我也会弄几包烟藏起来。因为烟除了抽,还能当钱用。比如我下个礼拜卫生值班轮到倒泔水,我抬那玩意费劲。于是,花两根烟,就会有人替你抬。

为什么不直接给钱?因为没零钱啊。



评论里有人说我心态好,嗯,你看得多了,自然就看淡了。

你要问我在里面有什么感触,那就是
亲情,友情,爱情的可贵。
和脆弱。

人生本就不公平。有的人生下来就是要做皇帝的,有些人生下来被扔进垃圾箱。有些男人走上犯罪道路,也只是为了家人和孩子能过得好一点。这些人是最可怜的。刚开始的时候,女人哭着喊着等你出来,生离死别。慢慢的,邮包少了,信也少了,人也看不见了。到最后,等来的,是一张离婚判决书。这时候的男人是根本无力反抗的,孩子也一定会判给母亲。看多了这种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故事,人生观就不一样了。该怪谁呢?一味指责女人也是不公平的。

那该怪谁呢?


在看守所里,有一种重型犯。看守所如果认为这个犯人有被判死刑的可能,就会把这个犯人铐在铺板上以限制其行动,犯人平时只能躺者或者坐着。我在看守所的时候,我那号子里就关着这样一个人。有一天晚上,我陪他下棋,他水平很差,我让他马炮,还是被我将死了。他要悔棋,我不肯,吵起来,他把棋盘一掀。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我们还在洗漱,只听见铁门突然被打开,我们都被赶到外面,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走进去。

XXX,上路了。



警笛声逐渐远去,我们回到牢房里,看着墙上的钟滴答滴答走个不停。大约10点左右,我们知道他已不在人世了。


我知道他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死有余辜。但是,昨晚若我知道他的生命只剩不到12小时,我一定会让他赢下这盘棋,就当我为他送行吧。

但愿他来生做个好人。

不要再悔棋了。




我现在经营一家工厂,父母和一些亲戚也在厂里帮忙。虽然辛苦,几年下来,买房买车,结婚生子。今年行情不太好,勉强收支平衡吧。不过我很满足,因为一家人能聚在一起。

但是在某些夜晚,我还是会梦见自己再次身陷囹圄。每次从噩梦中惊醒,我都会想起陈警官推心置腹的教导,想起八月十五望着铁窗外的月亮不知不觉留下的眼泪,想起世界杯决赛上罗纳尔多攻破卡恩大门时的欢呼,想起收音机里《东风破》二胡声的凄婉,想起和鸡头道别时的不舍。 他们是我那段灰暗岁月里仅有的亮色 ,提醒自己

永远不要忘记。


我不属于那里。

(完)


针对评论区里的一些问题,实在不吐不快。
很多人问:你被彻底改造好了吗?你现在真心悔过吗?真是无聊透顶的问题。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瑞德每次申请假释都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建议你们去看看瑞德每次都是怎么回答的。这就好比你的某个长辈问你:你现在成熟了吗?这是个不可证明又极易证伪的问题,问这问题的人本身不成熟,你说你该怎么回答。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非常刻意地回避了被害人。因为我不想透露对方的任何信息,怕再次造成伤害。这是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如果有缘再相见,我一定说声对不起。但这其实也已经毫无意义,还是不要见面最好。

我不否认我对校方至今心存怨念。关于狱警,我只是不认可他们的生活状态,我尽量如实描述当时我所见到的狱警的情况,并没有说天底下所有的狱警都这样。
另外,陈警官受我尊敬却受其他狱警排挤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不认可其他狱警拿钱为犯人办理减刑假释这种在当时属于明规则甚至被明码标价的做法。

最后,希望某些微信公众号不要未经同意转这篇文章。我倒不是在意你侵权,我就怕被微信转来转去万一被我妈看到了勾起她的伤心事。万望手下留情。

本文谢绝转载
编辑于 2015-06-30 09:04:27
匿名用户228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妈妈正在服刑。经济犯。被牵连入狱。接着被小人陷害刑期又翻了一倍,最后是十年+
如果不是高三结束我会一直天真的认为入狱只不过是最糟的结果,妈妈肯定还在哪个地方再过一阵子就会回来。我很感谢我的家人和朋友,那一年多他们把我保护的太好。
第一次去看妈妈时,没人告诉我去哪里,当我看到女子监狱四个字的时候,什么感觉呢?我还真描述不出来,就是很难过的感觉吧。第一次去是合餐,进去会见室后,会有狱警带人过来,我隔着玻璃门终于看到了一年多未见已剪了短发的妈妈,然后便匆匆上了楼到合餐的地方等我们。
说到这,里面和家人是有绑定的卡的,家人可以打钱,供他们在里面买日常用品,贵的要死品质又不好的那种,当然也可以订一些食物和水果。合餐会有几种套餐可选,都是零食什么的,没什么东西却都不下100元,不过现在合餐取消了,因为之前有个地方监狱出过事儿。
第一次见妈妈哭到不行,后来每次去都笑呵呵的,因为也希望妈妈开心点。
妈妈当然现在心态很好啦~有时也会去开导那些刚入狱的人,毕竟刚开始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了。每天会有工作,妈妈做的好像是黏纸袋一类的工作。一般快释放的人可以做些室外的工作,扫雪啊修剪草坪之类的。
过年的时候会有她们自己办的节目。以前是没电视看的,现在也很好啦会让看电视,上次去还跟我说看了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好多我没看的综艺她都看了,新闻也能看。现在也打算以后跑次能直播的马拉松比赛,万一录到我了并恰巧我妈也看到了呢~
她们晚上睡觉是不允许关灯的,妈妈说她开始不适应,现在也觉得没什么了。
每次问她怎么样,她总说挺好的,在这里和在外面没什么不同,只是没自由。
按已经服刑的时间不同每月可以探望和打电话的次数都是不同的。现在还是只能每月去一次,电话会打给家里,妈妈说就不打给我了,怕我在外上学接电话不方便。

具体什么体验,我回答不了更详细也更愿意往好的方面去想。其实大多数人去探望都是很高兴的,哭哭啼啼的到少。
我记得上大学之前,家人对我说,不要和同学提起这件事,其实我当时没在意,觉得知道就知道了呗,不过慢慢的我也不会有主动去说这种想法了,除非是深交的朋友,但很可惜上了大学后就没有深交的朋友,或者说我不敢深交。爸还说谈恋爱不要被这个影响,我当时还想有什么好影响的,后来也确实因为这个理由拒绝了几个还算心仪的人,什么理由?他们和我的大学圈子太近了,而我不想对男朋友隐瞒这件事,我怕以后会发生什么失控的事。
我现在这种想法和心态也许真就不太对劲,也想等毕业后让自己彻底放下,有人问我,你妈妈呢,我就回答,在监狱呢。
妈妈已经减过一次刑了,以后也会再减。之前好恨那些人,那些让我妈受牵连,刑期加到翻倍的那些人,真的挺恨的,不过现在也觉得,有人拉你下地狱,你爬上去重新见到阳光就好了,那些人以后会怎么样,哈哈哈哈,人贱自有天收 ✧*。 (ˊωˋ*) ✧*。

妈妈也在那里交到了朋友,身体也不错,心态超好,还说出来了要跟我一起跑步去~我现在偶尔会想象那个时候的生活,工作后去个合适的城市安顿下来,把爸爸接过来,带着妈妈调理身体,带着家人们去旅行......我知道未来也不会一帆风顺,但都不算什么大事了,只要你爱的人在你身边,好好的在你身边,你能意识到那个时刻是值得珍惜的就好了。


我一直都觉得所有都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愿所有人珍惜现在的生活。
编辑于 2015/10/20 18:21:34
匿名用户473人赞同了该回答
几年前在外面瞎搞,因带一帮人跟另一帮械斗,亲手将对方带头人砍成重伤,故意伤害,六年!
既然题主问的是监狱里面的生活状况,那我就谈谈这段经历。
出事后,在外面跑路半年,然后被捕,在看守所带了半年,走完程序被送往监狱服刑。刚入狱那会是很兴奋的,心理早已接受服刑事实,自然希望早一点离开看守所,因为监狱生活比看守所生活强之百倍,关于看守所的情况,在此不再多加赘述。
监狱被高墙电网环绕,墙头有武警驻守,几十米一岗,**实弹(都这么说,没有亲身验证过)。入狱先进入监队,貌似新兵训练营的一个过度场所,经过三个月的入监队生活,再按照每个人的表现分到各个监区。在这里每个人领取属于自己的生活用品,然后背诵行为规范,学习生产知识,严格的队列队形训练。进入监狱以后并非是狱警管理每个犯人,而是犯人管理犯人,管理者被称之为“长员”,里面分工明确,,井井有条。
从被捕批捕至法院下判决之间,我们被称为犯罪嫌疑人,下判决后被称为罪犯。死刑犯不会被送往监狱,直接在看守所期间就被执行了,被送往监狱的是死缓(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三种刑期的犯人,在此解释一下,有的人认为死缓就是两年后执行死刑,这是错误的,死缓的犯人一般就死不了了,送往监狱以后两年内没有大的过失就会改判无期徒刑,再过两年没有大的过失再改判有期徒刑…有期徒刑采取挣分制度,貌似以前生产队挣工分,八十分可以减一年刑期,所以在监狱服刑期间大多数情况还是很配合的,都希望多争些分早日回归社会么,这几乎是每个劳改犯最大的愿望与目标了。
以下我从几个方面分别讲一下我眼中的监狱生活:



生活环境。客观的讲监狱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我所在的监狱有七个监区,一至五是负责生产的,六是负责食堂超市医院,七是入监队教育科(负责狱内学习,新闻,报纸培训)跟纪检(纪检是戴红袖章检查行为规范的,有扣分权利)。每个监区在一栋楼上,又分几个分区,每个分区同楼不同层,分区又分组,每个组单独一个监舍。像是筒子楼一样,中间一条走廊两边是监室,监室统一的床单被褥枕头,被褥要叠成豆腐块,跟枕头的摆放位置都是有严格标准的,这关乎着扣罚制度,之后我会讲到,每个监室有十二张床,一个鱼缸,一个书橱,两个生活橱,几盆花,室内墙壁雪白,有专门设置的墙画排板,走廊有几个鱼缸墙壁上有广告公司做的壁画,很多盆栽植物,公用的厕所,洗刷间,图书室,长员办公室,电视房。楼层出入有专门的小岗记录,楼层之间可以互动,时间久了都熟悉了也没有那么严格,每栋楼有一个院子,有个鱼塘,有石桌,有篮球场,有若干健身器材,跟现在很多生活小区似的。从监室到监区所有设施,大到篮球架小到一条鱼,都有专门的责任人,与分值挂钩。平时除了出工,都在自己的监区里自由活动,不允许离开监区去其它地方随意走动散步什么的。

一天的生活流程。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一年到头除了法定节假日都是如此),穿衣服刷牙洗脸,六点站队集体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六点半左右,抓紧打扫卫生,七点多出工,出工的走了,分区干警开始检查卫生,手拿卫生纸,带个本子预备扣分,墙壁脏了,扣!窗子脏了,扣!被子叠的有褶皱,扣!地面死角有灰尘,扣!床缝有灰尘,扣!鱼死了!扣!我们出工在外面干活,心里也是挂念着监室的,知道自己没被扣罚的嘴里会不自觉的哼起过时已久的老歌小调,被扣罚的骂骂咧咧的几天缓不过来…也不奇怪,每个人的工分一个月有二分多一点,被扣罚一次大约在0.1至0.5之间,是令人感到很痛苦的,像分区查卫生这种事几乎天天发生,除此之外,监区干警每周会查三次,监狱领导也会检查三次,更令人头疼的是监区扣罚扣分翻两倍,监狱扣罚翻三倍!干警之间的工作优劣也是与此挂钩互相评比的。站队出工衣冠不整会被纪检扣罚,在工区出入必须有联号一块(联号的作用是互相监督的,一方有大的违规行为另一方会有连带责任)。收工回来可以自由活动,看电视,打球,看书,绝对不可以躺在床上,除非有病假条,然后午饭,自由活动完了开始上课,文盲小学的需要去教育科学习文化知识,教育科有教师,老师也是犯人…初中及以上学历的在电视房拿板凳做好看电视,新闻…传统文化知识…生产知识…等,八点半下课,自由活动,九点准备洗刷九点半点名,休息,监狱生活是没有黑夜的,长明灯…楼层里监控摄像头遍布每个角落…晚上有专门干警值班观看摄像头,走廊有小岗来回巡视,楼层之间关门后钥匙干警带走。晚上一般睡的都比较晚,睡不着的起来上个厕所,去洗刷间监控死角吸根烟,跟同样睡不着的聊聊天什么的,干警看到了也不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多数躺在床上聊天,看书什么的…

手机码字…歇会继续更…

继续!

伙食跟购物。伙食还是不错的,我忘记每个人多少标准了,应该在160至210之间,因为本监狱劳动改造比较盈利,所以在伙食方面狱内还另外有生活补助,每周为一个周期,一周内几乎蔬菜不会有重复,有两顿饭分别吃鸡吃鱼,一顿米饭盖浇饭,一顿包子,馒头(白面馒头)吃饱为止,我饭量一般,一天能吃五个馒头左右,刚从看守所过来的见过一顿饭吃八个的…遇到节假日还能吃鸡腿订购熟食肉类,过年统一分水饺馅,以每个监室为单位自己包水饺很是热闹…每个月以监区为单位统一购物,日用品洗化用品副食零食…一般小超市买的到的都有,除了违禁品(刀具,电子设施,通讯设施,绳索),另外,每个犯人每个月是有收入的,一般情况与挣分挂钩,每个监区也是不同的,比较脏累的监区每一分对应的收入会相对高一点,我所在的监区大约一分对应的收入是一百,效益好的时候也能到一百好几,平时差不多都在二百多,我有过两个月收入一千一百多,所以只要不乱花,是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我们楼层有几个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花,每年还会给家里邮寄些钱回去,当然也有问家里要钱的,情况差不多这个样子…


业余生活与兴趣爱好。现在监狱不同了,打造的是和谐稳定,领导管理犯人,在服刑期内不要给我捣乱,以免仕途受到影响,总之互不制造麻烦就可以,领导们上任三把火,为了把监狱打造为和谐稳定环境优雅的监狱,不惜投入大量资金,绿化,改造监狱环境,说是花园式监狱绝不为过,每个监区领导在各自监区组建各种兴趣小组,比如我们,有篮球队,军乐队,乒乓球队,羽毛球队,电子乐队,太极拳小组,书法协会,会定期从社会上找一些专业人士来狱内讲课。监狱内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感觉与社会上学校的情况差不多,比如法定节假日非常标准,都会有休息,周日不出工,每年七月中旬至十月一日是育新文化节,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季节,监狱会拿出很多分来组织很多活动来庆祝,监区之间的比赛有篮球比赛,羽毛球乒乓球比赛,歌咏比赛,团体操比赛…监区内部也会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期间八月份还有电影节,晚上每个监区在院子里安装投影仪,播放一些社会上比较热映的电影,《阿凡达》《速度与激情》《敢死队》…有些好的电视剧也会考进来观看《北爱》《你是我的兄弟》《北京青年》《新水浒》《新三国》…很多。不喜欢看电影的可以几个人聚一块去洗刷间或厕所打牌,监室里面是不允许打牌的,也有在院子里打篮球的,在五楼练乐器的,几个要好的在一块聊天的,走廊里放着音乐,灰常热闹…



感情与人性。现在社会上流传捡肥皂,搞基之类的流行语,其实在监狱是一样的,监狱确实存在这种事情,我没有亲眼见过,听老人们说过谁谁谁的事情,我所在的监区有这么两个人,只是听说,到后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时间久了不接触女性,有的人可能会把目光关注到身边的小鲜肉,每当有新犯分到监区,那些比较白净的年轻的会受到某几个人的特别关心,在我看来也仅仅如此,可能人们孤独久了是需要找一个感情寄托吧,关于实质性的问题以前可能会有,后来可能被杜绝了,狱警领导不允许这种事情存在,再说狱内想脱离联号找一个背人的死角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更何况!举报奖分!以上说了那么多监狱的环境状况,可能大家认为监狱其实也不错了,其实也有另一面…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人们愤怒的表现经常会喜欢采用武力解决,但当他们发现打架的后果是会被疯狂的扣分,甚至会关禁闭(一个禁闭相当于一年白干,无形之中增加了半年刑期,这是很不划算的事情)的时候,聪明人学会了隐忍…但矛盾不会退却…于是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疯狂的勾心斗角,小报告,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限制了手脚,开发了头脑。我在里面也处了一个很要好的老大哥,他是因诈骗巨款入狱,情商口才都很不一般,他比我早入狱几年,我俩比较投缘,曾经在挣分的道路中合作多次,早就预算能一批释放出狱,至今经常联系,那时他是长员,跟狱警处理的关系非常好,狱警会经常从外面带点好吃的给他,当然我也有份,有很多监狱没有的书籍他都可以办得到…我俩经常一起赶工到深夜,大多数时间是借做工为由去聊天看书,他会经常帮我搞到好烟,弄些好吃的来打打牙祭,走廊来回巡视的小岗也会偶尔过来借个火,尝一口…晚上稍微加个班白天就可以不用早起,这是仅属于我们的特权,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工区夜班播放的音乐,忽近忽远,似有似无,他跟我聊他的家庭我聊我的经历,一块畅想一下出狱后的光景…也是很有感觉的。如果坐牢需要有一种精神支柱的话,那与家人的关心和女友的信件是有很大关系的!我比较好运,只有家人的关心,没有女友的骚扰,见过太多因男方入狱而收到的一封封离婚协议书,使我很难相信真正的爱情,也许你会说很多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但是我想说,不需要解释,事实如此!离婚率高,分手率也不低,有个跟我一起入狱的,女友标准的一月一封信,持续了半年,突然失去联系,后来女方告诉他又找了新的男朋友…他开始精神萎靡不振,后来写信长篇大论去挽留这段感情,然而却没有什么卵用,他经常晚上躺在床上一遍遍的看他们以前的信件,搂着女方的照片睡觉,事隔几年他也早已出狱,我曾关注他的动态,开始是诅咒,以后是怨天尤人,现在仍旧没有走出来,现实中真的有那种非常痴情的人,他们(她)们的创伤真的很难愈合…有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大哥,当时入狱已经有八年,在外面是普普通通的老实人,因为长期被邻居欺负而失手将人打死,无期徒刑,在监狱服刑远离纷争,勤恳劳动,因为太过老实,又经常被不懂事的年轻联号欺负,他一遍遍的隐忍换来的是对方的变本加厉,直到年轻联号刑期结束,还有一个月就出狱了,联号欺负他要他干这干那,他忍了,要他买这买那,他也忍了,联号不过瘾,嘴碎扬言出狱去他家里祸害…他没忍住,趁联号睡觉,又结束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后来狱领导保他,本来还有十二年刑期的他,又走了一边程序重新改判为无期,老婆来探望,哭着告诉他本来是能等他出来的,但是这个样子实在没有盼头,孩子也长大了,日子实在没发过…也许是爱情,也许是亲情,这样的感情走不到终点我感到很惋惜…又很无奈…后来他跟我分到一个监室,他为人木纳淳朴,有一些愚昧(在此不是贬义),仍然会有人欺负他,我经常会为他打抱不平,每次打球回来会看到水杯是打好的热水…





--------------- ------------- -------------严肃的分界线! -------

以前在电影电视上经常会看到某主人公入狱然后屏幕一黑…十年后…会觉得很爽快,又或者出现监狱里的几个镜头然后几年后…
真正的监狱生活却是是要一分一秒慢慢度过的。
我经常坐在监区院子的石凳上,目测离狱墙外面的世界距离有四十米,而这段距离我走了三年九个月。在这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改变了太多太多,抛开社会影响或人们对这段经历的看法,对我来说,我觉得是收获非常大的!在这个地方,三教九流五花八门…无论你曾经是政府高官还是庄稼汉,是社会大哥还是个体企业家,更多的还是中间层次的普通人,被强制集合在一起生活过日子,也算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就像是很多化学原料掺杂在一个玻璃器皿中…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化学反应吧,虽然往日风光不在了,但身份架子跟多年养成的性格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每天收工后大家自由活动,多数人会三五一群去洗刷间摆上摊子打牌,也有人去电视房看电视,我多数情况会去打球或者坐在监室看书,经常会听到电闪雷鸣般的争吵声,争吵声来自洗刷间,穿越走廊到达我的耳朵中声音依然清晰,如果你跑过去看看,会发现几个人吵的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嘴上用最粗俗的语言去问候对方所有的家人,但无论怎么争吵都不会影响他们打牌的进行…更不会因此打起来…并且你会发现无论如何争吵,都不会吸引其他人前来围观,都习以为常。

社会上多数人都得了一种“病”,被称为手机病,但是在这里不用担心,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不是偶尔没有,是一直都不会有,每个人每月允许用座机打两个电话,电话号码登记必须是直系亲属,夫妻之间也是需要结婚证证明的,对于没有结婚的男女朋友,只能写信,所有信件只能通过狱警检查看完以后才能接收,甚至有时候还是看心情的,我写过许多信件,多年后才知道,有很多信件即使内容上没有问题,也是到不了对方手中的,即使偶尔能接收,一封信从寄出去到收到回信,大约也得需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时间,在这里 …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另外,一个月有一次探监的机会,也是只限于直系亲属跟合法夫妻,如果仅是男女朋友关系,对不起,出去后再见吧…

这里的医疗水平也很有限度,如果病情严重的话,会受到比较好的照顾,甚至还有出狱治疗的机会,如果确定治不好的话,也会及时办理保外就医,领导不希望自己负责的监区有人去世,其中各种原委也不再多加说明…人往高处走的嘛…但是如果是头疼感冒的话,就不会受到太多照顾了,记得刚入狱下监区的时候,正好年底过年,我就发烧很厉害,刚入一个陌生环境大家感情淡泊,没人会过于关心你,从卫生委员那里拿了几个不知名的药丸,我很明白这几粒药丸是很难让我退烧的,于是回去喝了一大杯热水,躺在床上盖几床厚棉被目的把汗水弄出来达到退烧的目的…在此说明一点,我平时是很少生病的,几乎从不感冒发烧,但只要是发烧就会很严重。就在我把头钻在被子里裹住自己感受汗水狂流的同时,被子外面的世界一片狂欢,走廊的音乐,嬉戏打闹声,更重要的是监室里摆上桌子开始聚会啦!没有酒他们用可乐代替,从超市定的熟食啊什么的摆上一桌子,关系好的十来个围在一起,仔细听来还挺讲究,吆喝着“祝酒词”,无非是新的一年挣更多的分什么的,喝到尽兴还会竖瓶子透一瓶可乐…大哥们真有才啊…你们拿着当啤酒呢…碳酸饮料尤其是可乐一口喝一瓶真的不难受吗…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啊我还是一个病人啊好吧!!…

有时候感觉监狱的生活并没有太多可以回忆的东西,因为里面的生活千篇一律,每天都在重复同一种生活,当这种生活成为一种习惯,就会像条件反射一样到什么时间做什么事,很少有新鲜的事情让人提起精力和兴趣,所以多数人都眼神空洞行动萎靡不振,比作行尸走肉也不为过,不过偶尔也会出现集体暴走兴奋的时刻,…比如…今中午吃鸡腿!虽然总体来说伙食不错,但是那可是上千人的大锅饭,食材好又怎么样,味道很一般好吧,外面随便一个大排档做的普通小炒味道都可以轻松甩它几条街,重要的是要吃上好几年!偶尔胃口不好可不可以不吃?不吃可以,饭点也必须得去!去了坐着等着,必须得去…因为在食堂门口有纪检会抽查人数,如果口了分可是要翻三倍的!其扣罚程度相当于十天白干了…

夜晚也是很棒的,由于睡觉**响了以后不会熄灯…一直长明灯,所以养成了躺着看书的习惯,多数情况都可以看到夜里两点左右,在这个时间段里也养成了一种特殊的技能,在此有必要提一下打呼噜的大哥们,真是犹如天神下凡,我所在的楼层有几个这样的大哥,(在此没有贬低的意思)如果他们在监室里打呼噜,你晚上睡不着跑到洗刷间死角去吸跟烟,你仍会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呼噜声,他们的呼噜可以轻松的穿越监室,掠过走廊的时候还会听到回音…幸运的是,我所在的监室就有这么一位老大哥,很巧,跟我睡对头,开始的时候我想办法用其它的东西塞住耳朵,但是却没什么卵用…穿透力太强,把头藏在被子里也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所以我要佩服人类强大的适应能力!直到后来…我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看书到很晚…也能一觉到天明…


近四年的生活放在生命中也是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多年后的今天有几个人也是会给我留有深刻印象的…

有个当兵的老大哥,身体素质特别好,入狱的时候也要三十六七了,但身体素质依然很棒,黝黑的皮肤,坚毅的面容,看上去很诚恳忠厚,因为伤害被判四年,他有一种很奇怪的病,就是很随机的毫无预料的休克,在外面的时候也有过,一年会病发几次吧,来到监狱后病情加重由一个月几次发展到一天多次…直到他被保外就医已经发展到一天十几次…如果是单纯的休克那也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休克以后自己不能呼吸!自己憋自己!但是要想醒过来只需要掐一下人中穴就可以,开始轻轻一掐就能醒来,后来要持续掐一分多钟,两年多的时间他的联号练就了一手的好指力,我曾在他昏迷时帮他掐过,明显的用的时间要比他联号久很多。他刚来的时候没人知道他的病,他跟我邻舍,有一天中午正在午休,突然听到门口的花盆被人砸碎了,以为有人打架,结果没有动静了,出去一看他趴在砸坏的花盆上,然后从此给他配备了一名寸步不离的联号!发病前他还会经常在院子里给我们打个空翻什么的,从那以后,领导嘱咐他联号,禁止他空翻,床铺也安排到下层,上下楼要格外注意什么的…因为他休克是很危险的事,普通人晕倒或许还可以有点余力慢慢把自己放倒…他这不同,就像突然断电一样,直接栽倒!就像一个架子歪倒一样,摔的很实!直到后来我经常会看到他栽倒的样子…在食堂排队打饭,爬楼梯,在走廊中行走…都会有他栽倒的身影…甚至有时候我在球场上打球(他喜欢看我们打球),突然余光中一个身影歪倒了…我不用细看就知道是他……我经常会跟他聊天,问他醒来以后会不会很疼,他都会认真的告诉我…会!
时隔多年…不知道老大哥现在怎么样了…外面的医疗条件好,应该早就康复了吧…

歇会再更…手机…累



本题答案已经更新!请移步

牢狱生活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本文内容来自于用户自行提交,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